鸣隐鹿

凹凸/JOJO/嘣全系列杂食中

【九州】玉无泪 一(姬野x嬴玉)

  那个男人穿着黑甲骑着黑马来到九原时,嬴玉并没有认出他来。三日前,她带着一个百人队快马奔回了九原代兄长嬴真参与了是否迎那些打着鹰旗的人踏上离国的土地的朝会。她和谢玄也是第一次在朝堂上起了争执,也是第一次在争执中父亲没有与她站在一边。

  “不就三千戴甲士卒,我离国当真就缺这三千个人!?”

  近几年来楚卫与离国的争纷渐起,九原城里的一些人也开始不安分了。去年秋天开始,嬴无翳开始断断续续的患了咳喘的毛病,去水阁歇息的时间开始多了起来。镇山的狮子在山头的时间少了,一些豺狼狐狸开始冒出风头来。在一次内朝查抄之后,谢玄开始坐镇九原,不复立马突前。嬴玉接管了雷胆营,虽然不得不承认这是谢玄带出来的好兵,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

   谢玄立在一旁,垂袖背手听嬴玉吼完,沉默了一阵,无奈说到:“玉公主在此时此地跟谢玄争执无事,但别忘了我们在朝堂上是一伙的,想拆离挑拨我们的大有人在。”

   “哼,谁跟你一伙的。”嬴玉睨了谢玄一眼,忽然低声道:“这次父亲是想引蛇出洞,还是真有扩军的打算?”

   “……皆有,天驱军团虽不过三千人,但七百铁浮屠……公爷就算不想利用也不希望直面对上。”谢玄摇头,也低声回道。

  “啧。”她虽不了解那些自称为天驱的人,但除了那可怖的七百铁浮屠,嬴玉总觉得有其他令人不安的地方,但一时也是无言。

   见嬴玉皱眉不语,谢玄内心多少生出些感慨。这玉公主也谢玄也算是看着长大的,自小不爱红妆爱武装,虽是个姑娘却被嬴无翳带着东征西战,殇阳关一战回国以后也不爱闲着,隔三差五地跑去越人坊讨教几招,然后就来折磨谢玄。从一开始的配合被摔到真被结实地被嬴玉摔到地上,谢玄也是欲哭无泪。每次一想拒绝就被嬴玉一句“再碰上那种野小子你来对付他试试?”给堵了回去。心想无奈,谢玄只好走上前去,轻拍几下嬴玉的肩膀。

    嬴玉正低头想着如何去会会那野兵团的头子,肩上忽地被一拍,惊得她急退一步。正欲发作,谢玄便抢先了一句,

   “要是实在放心不下就去看看吧,公主大了,公爷也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此时无风,湿气压得人心中烦闷得很。

    “那就去会会他们!”嬴玉突然昂首,吐出口气,转头看向谢玄。

    “外面的天驱也好,你们说的什么辰月也罢,我们离国的武士,只信自己的刀!”言罢,便整刀跨马离去。

    马蹄声踏得远了,被碾碎的青草散出清香来,南越的湿气能把这味道凝在人的鼻尖。谢玄慢悠悠地沿着水阁外的溪涧走着,深吸了几口气都觉得沉重。

    “是啊,野小子什么的当时护不住,现在可更难说了啊……”

  

    项空月走进帐子里,闷热的湿气让他不禁皱了皱眉,但帐中的人却好像体会不到湿热似的,依旧是一身黑衣甲胄,见他来了才站起身来相迎。

    “正是三伏的热天,大都护怎不去外边转转?”

    “离国的使者刚送来的,项兄看看吧。”姬野把已经有点发皱的文书递给项空月,才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他倒不是不怕热,但此刻把他放在晋北的雪林里,他也能将衣甲湿透。不久前吕归尘带着蛮族旧部通过江家的商船北渡,延缓了江家的补给。后又强突楚卫防线,急行军七日,粮草只转运两成不到,而江家的援助被拖在了防线之外,至今仍无音讯。不怪南蛮天热,心中火气上来了也没法。

    “意料之中,”项空月放下信纸,“啪”得一声打开苏竹扇,先扇起风来,“虽是放了我们入境,但态度还是暧昧得很。”

    “离国内乱大都护是知道的,若是嬴无翳仍是强权在手,一日内书信必复,他有自己的盘算,容不得我们去插足。但现在离国朝上两派暗争,有人想利用我们,嬴无翳也想用我们引他们露马脚,所以,”项空月笑了笑,“大都护莫要心急,这两天离国自会有使者来见我们的。”

   项空月对时局的判断向来有准,听他这么说到,姬野心中也算松了口气,

   “所以我们在等是哪一派人来,对吗?”

   “正是”

  “只要能进九原,就算解一时之急了。”

   说着,姬野撩开帐帘走了出去,正碰上来送茶水的羽然。

   “有认得茶树的人在附近发现的,喝着败败火。”羽然把一个陶碗递过去,看着项空月跟着从帐中出来,想了想把自己的那碗也递了过去,递完顺手就在姬野衣服上擦了两下。

   “啧,一身汗,我手又脏了。”羽然吐吐舌头,只好又往自己身上擦了擦。“我叫龙襄去查了一边弩机和弓,还上了遍油,息辕在辎重营点数,你要不去看看?”

   “不去了。”一碗茶汤下肚,姬野感觉还是精神了不少,“叫他们两个休息下吧,现在急也没什么用,还不是等着别人找我们。”

   听他这么说,想必是有了几分把握,羽然也放松了下来,正收碗转身准备走,忽听见身后姬野低沉的声音,

   “进了九原,就要委屈你了。”

    姬野看着羽然走远,低着头沉默。项空月走上前来与他并肩,也不说话,只是轻扇着扇子,扬起丝凉意。

    息辕带着人从营后查到营前,正盘算着余粮和草药还够撑几日,忽听着南边传来了马蹄声。身边的护卫登时准备开弓,被息辕拦手按下,但身后前营的步兵已经警惕地站了起来。

    “来者何人,望通名姓!”息辕大喝一声,却见对方马速不减,心中一紧,右手也暗暗搭上了剑柄。

    等弓手满弓,十匹黑马突然停在了二十步外,一匹黑骑上前,一步步踏近。

    “雷胆营,嬴玉。”马上的武士出口竟是女声,前营的兵阵中传出了些许骚动。

    “带我见见你们大都护吧!”

——tbc—————————————————————————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