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隐鹿

凹凸/JOJO/嘣全系列杂食中

不慕青云 七 【策苍策】卫秋庭/卫啸云 兄弟设

   两人一番交谈后,卫秋庭才晓得,这柳先生,竟是长安第二大帮的帮主柳清明,更让人讶异的是,这人居然还真是自己亲舅舅!

   说来话长,柳老爷四个女儿,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才得了柳清明这一个儿子,可等奶娘哭着将孩子抱出,孩子的白发与榻上红血映成了一片难以言说的景象。柳老爷寻了宫中太医,但还是迟了。太医走时小声劝柳老爷寻个巫医神婆将孩子送走,这是命中犯刹气,没得医,早些处理掉不然迟早出事。柳老爷心中悲痛欲绝,疯也似的寻了大小道士作法,可人家在门前一晃,就直摇头,说不成。实在无法,柳老爷才忍痛托人“处理的”,可那人心善,终究过意不去,将不满百天的柳清明悄悄送到了西湖秀坊,就指望着女儿心肠的七秀姑娘保这可怜的孩子一命。

   “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到江湖上混了吧,还算有点名堂。”柳清明顿了一下,举杯喝几口茶,三句两句就把往事一笔带过,岔开话头问道,“哎?大姐现在如何?,庙宇之事传到江湖上多是变了味,待会儿说说?”

   歌舞嘈杂,卫秋庭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连忙答应。柳清明见他脸色不好 也没多问,顺手把身旁的果糕递过来,抬手示意了一下便就看往了台上,两人一时无话。

   管弦骤息,楼中人渐渐散去,卫秋庭跟着柳上了包房,只见之前那黑衣胡人早就在哪侯着,见着柳清明身后的卫秋庭,只眯着眼打量了一番,就收回了目光。

   “东西拿了?”柳清明道,

   那人点点头,黑色帽兜在深邃的碧色瞳子上留下一片阴影。他从桌上包袱里拿出两只精美木盒,打了往外指的首饰又向自己比划两下。只见柳清明摇摇头,接过木盒就递给了卫秋庭。

   “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但你们肯定不好搞到,重金买来的也十有八九是假货,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

   卫秋庭打开一看,两朵剔透的雪莲呈在红绸上,一看便价值不菲,连忙合上盒子推了回去。

   “柳……呃……舅舅,这东西外甥真不好收,好意心领,这东西就算了吧。”

   只听“噗哧”一笑,卫秋庭觉得有些尴尬,他向来才辞敏捷,奈何今日突然一下认了这么个舅舅,还不过比自己大五六岁,一时也不知道称呼什么了。

   突然,柳清明忽然勾住了他的肩膀,一时两人就贴近了,吓得卫秋庭一惊。

   “傻,送你要昆仑雪莲吗?那我该给你弄块上好玄晶,打把火龙沥泉出来才对。”语毕,又硬把盒子塞入了卫秋庭怀中,忽又放开他,在屋里踱了两步,叹道,

   “雪莲收着吧,给大姐的。”

   “不管江湖上传得如何不实,我这大姐身体肯定还是不好的,我不怨卫大哥什么,万事有因,这怕也就是他们的结果。”

   “你还小,别想太多,若以后真是走青云道,再说不迟。”

   柳清明和那胡人似乎还有事,先一步下了楼,卫秋庭一人在屋内,守着沉默。

   正当思绪飘飞时,楼下丝竹声骤起,全楼一片哗然,客人皆出门来看,之见一胡人拨弦,白发粉裳的七秀弟子细剑起舞,方寸之间,刚柔并济,恰到好处,复转舞扇,也是

有声有色。比先前那些女子层次不知高出几何。许是有人认出了柳清明,惊呼了两声 ,楼里一下子便热闹起来,疯挤着下楼。卫秋庭无法,也只得跟着下楼。

   卫秋庭出了鸣凤楼,河边夜风带着寒意,春寒未退,冷得人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手中木盒打开又关上,最后被收入怀中。

   江湖,终极只是游鱼的天地,要上九重天的鸟儿,掠影而去。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