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隐鹿

凹凸/JOJO/嘣全系列杂食中

不慕青云 二 【策苍策】卫秋庭/卫啸云 兄弟设

   卫秋庭把那哭叽叽的小崽子提溜回家,也不顾他的目瞪口呆加嚎啕大哭,塞了块糖就收把门反锁上了,任他在里边儿闹,自己哼着曲儿就到房前遛起弯来。

   裘衣是今年新做的,狼皮里子狐毛绒,花了卫啸云好些功夫。十几年前卫秋庭断了半截胳膊后,卫啸云说什么都不让他干了。一个耍的一手绝刀的大老粗,硬是拉下脸来悄悄跟着城里帮会的厨子下人学疱丁缝纫,让卫秋庭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当初打算开武馆教枪两人还闹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拿起家伙说话才了结。

   卫秋庭知道自家弟弟疼自己,但他也从来不打算当个废人。后来得了一万花天工的天才门徒相助,给他接了一节能活动木质假肢,卫啸云才宽心了几分。

   想着想着,思绪就飘着远了。卫秋庭眨了几下眼,抬手擦了几下被落下雪籽打湿的眉,听着屋里没声了才点着脚走回去。

   “咯吱”“唔……!!!”

   那小家伙本坐在地上,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得往后连退两步,却一脚滑了开去,又摔了个脚朝天。

   “……我有这么可怕吗……”卫秋庭感觉好失败,他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比弟弟长得要和蔼多了来着……

   等卫啸云扛着几大麻袋回来时,就看见卫秋庭和早上那个熊小子蹲在地上玩雪。感觉头大了几圈,难得休了天假就被搅浑了。他把麻袋卸在门旁,几步上去就把卫秋庭拉了起来,把他双手往自己衣襟里塞 ,丝毫没管一旁目瞪口呆的熊小子。

   “玩雪冻手……”“……其实就一只手。”“那也不行!”

    上次卫秋庭不小心把那义肢在水里泡得久了些,结果就卡着没法用了,又废了好久才修好。

    卫秋庭难得有些尴尬,随口就扯开了话题,

   

    “哎呀!上次慕沐说要回的,云儿你知道吗?”

    卫啸云对他这种明显的跑题行为早就见怪不怪了,也就顺着他的话接,

   “我去信使那看了,快马的话今天就能到了……不准玩雪了,我去做饭了。”把卫秋庭窝得热乎的手拉出来,想想又低头下去握着那手亲了两下,就拐进了灶房 ,全程没看那熊孩子一眼……

   剩下一脸玩味的卫秋庭和已是满面通红的的熊孩子两相对视……

   “你们俩个……”

   “两个什么?”卫秋庭笑得促狭,“小罗成,你若是连这个都无法接受的话,可是连跟他开口的资格都没有呢~”

   罗成沉默了,他想理清楚他今天都看了些什么,两个怪人,还是两个兔儿爷?还是两个他不得不低头去求拜的师傅?他有些茫然了……他来时没想过这么多,本想天下武馆那么多,这个人不收还有他人,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死缠烂打,撒泼大哭都用过了,是不是,该走了呢……

   卫秋庭回了屋,留下那个十四岁的孩子好好想想,等到午时该是吃饭的时间了才出了屋子,看见那孩子仍是望这门口呈放空状,不禁摇了摇头。    

  

    人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合适的选择,大多数人最终选择的,都是放弃。

    正想着就被一阵粉红香风扑了满怀,

    “阿爹!”“哎呦!慕沐回了啊!”

   卫慕沐知道他阿爹一只手不得劲,便自觉地下来了。

    “爹爹呢?”“灶房里呢,你去帮帮他?”“好嘞~”

   说话间,卫啸云便双手端了两盘子出来,唤卫慕沐去帮着端菜。一家三口进了屋吃饭,与平常人家并无不同……

   罗成望着他们进屋,眼睛有点酸,忍着竟硬把泪憋了回去。准备起了身了,也不能再耽搁了,只是要再去找个真才实学的师傅,也不知道要花多久啊。

   两脚正待使劲时,就被平白出现的身影挡住了刺眼的雪后日光 。

   “先去吃饭,吃完了滚去后院扎马步。”

  

   放话的人转身便回了屋,少年晃悠着站起来,提脚便跟了上去,眼角挂着泪去低头笑得开心……

   “阿爹啊~爹爹这么怕麻烦的人怎么就收了了这么个毛头小子当徒弟啊?”

   卫秋庭没说话, 望着后院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低头抿了口茶,道

   “两个小子~像的很啊……”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