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隐鹿

凹凸/JOJO/嘣全系列杂食中

不慕青云 一 【策苍策】卫秋庭/卫啸云 兄弟设

 卫秋庭(天策) 卫啸云(苍云)

人间一遭,最美不过一生一世一双人。

   

  初雪落了一夜,把长安裹了一身素衣银装。各户人家纷纷烧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盆火,窝得人心暖暖。道上落雪结作了冰,马蹄踏过便是一片咯吱作响。巡道的人唤着各户人家出门扫雪,细雪飘飞中还隐约见着几个孩童堆起的雪人雪块。今日被铲平了,明日还会堆起来。 大人们动起来清道,也就自然无人注意到一旁嬉闹孩童中一个身影的离开。                                                               

 

  “咔啦!”随着一声清脆的破冰声,还未冻上的活水便从裂隙中汩汩地流出来,一股股地流入事先准备好的竹桶中 。这道活水不知是谁人从山间引下来的,水本就不多,冻上后更是流得缓慢。男人看着水流缓缓,叹了口气,干脆就坐下了,用破冰的匕首刨着些碎土玩,闲得很。

  等到一件皮裘悄悄搭上肩时,才缓过神来似的,转头道,

  “不是说别出……”

 

   接着双唇便被含住了,呼出的雾气被温热的舌送回来。吞吐交缠,没有抗拒地全盘接受,仿佛一切生来如此,自然的很。到对方退出时才接着说到,

 

   “我不冷。”

   随手又把皮裘反搭回对方身上,想想又加了句,“别闹。”接着就听见两声低笑,只见那人拢了拢皮裘,便倾身压了过来,凑在人耳尖,喃声道,

 

   “哦?那昨天谁闹的?我可没闹~”尾声拉的绵长,只觉得是暖人的情话。

   “我闹的。”时间将羞涩磨成了习惯。男人就手将对方带入怀中,那人一愣,也是不羞地反抱回来。一来一回,拉拉扯扯,不知多久,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了,才双双自觉起身,拎着水桶慢慢躲回宅子后屋的敞间。

   雪后山俞静,此时偌大的宅子中, 两人的步足声便被无限放大了。这座老宅临山,平日里进城出城俱是不便,自从二十年前被封了之后就鲜有人至。当卫秋庭和卫啸云搬进来时,檐角的蛛网都不知挂了几百层,废了两人好大功夫才清的妥帖,最后挂了个武馆的牌匾,收拾了几批闲来生事的纨绔,接了二十来个徒弟,日子才算是安稳了下来。

   滚烫的姜汤腾起雾来,清泉水煮出来的什么都泛甜。卫啸云把小瓦锅撤下灶拿个小蒲团窝着就回了敞间。宅子里没有下人,卫秋庭的手伤了后他就揽了家中的疱厨一职。来的徒弟们都有些畏他严苛的性子但都欢喜他做的菜。当然 ,除了卫秋庭也是没人敢正面告诉他的。

   “哥,你要烧水该早跟我说的。”

   等卫啸云进了屋才看见正往浴桶里搁雪块的卫秋庭,对方回头看了看他,笑了笑,拿手试了试水温 ,觉得行了就唤他来洗。

   卫啸云拿他没法,也就放了蒲团,解了衣裤入桶。

   松了发髻,两人就靠着一起,单纯地泡着。不知是谁的手先不安分的 ,勾起了方才的一点火星,四肢纠缠起来才觉得浴桶还是做小了。

   “云儿昨夜得了好,现在便让我呗~”卫秋庭笑起来好看,不拘谨也不张狂,笑得浅但就让人觉得舒坦。

   “……不成,我会儿得上街的……”这是实话,今天本是放了小崽子们的假,两人都想放松舒坦一番的。但难得雪停了,该上街把过冬的物件添置一些了。卫啸云不敢让他哥玩起来,两人都不是那个可以随便乱来一次睡一觉就又生龙活虎的年纪了,上次让卫秋庭来时……卫啸云仰头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卫秋庭从来都就着他,听他不想做,也没强求,只是手上更不老实了摸着摸着就往下溜了。头也蹭了过来,伸着舌去舔他肩头和胸口或浅或深的旧疤,舔着舔着就上了脸,开始咬他嘴角的一道裂痕和明显浑浊的右眼。像匹亲舔配偶伤疤的狼一样,危险却迷人。

   “……嗯……”手上的速度快了起来,卫啸云感觉意识有点飘,恍惚听到几声门环的扣响,又被胸口酥麻的快感拉回这方寸之间,一声轻哼,整个人就软了下来。

   等两人再净身沐浴完后,小雪又飘飞了起来。卫秋庭把裘衣给卫啸云系好,便去收拾屋子了。

   卫啸云正开门准备去马厩牵马,一拉门便听见“哎呦~”一声,就见得一十余岁的小子往他脚下一仰,摔了个四脚朝天,横呈在门槛上。

   “刚才你敲的门?”

   “你是卫啸云?”

   “……何事”

   “我要拜师,这是……哎!哎,别关门啊!”

   出师不利……卫啸云现在最不爱收徒弟的,不比当年舍身入死时的倾囊相授。现在收的徒弟都是城里人家的子弟,有钱的送来锻炼些日子,没钱的也没多大抱负不过想参军混口饭吃。说来说去都是些半吊子,教起来是轻松,但也没意思得很。

   想着,卫啸云直接翻上了围墙直接拐到了马厩,然而在见到那恼人的身影时脸就黑了。

   “你找卫秋庭他大概会收你……”

 

   “他手是废的,不行,我……哎!你干什么!咳呃……”

   “在你之前还没人敢说这句话的。”低沉的气氛弥散开来,杀气混着冰雪的味道逼得人窒息。在看到男孩眼瞳开始放大的时候,卫啸云松了手。不顾男孩剧烈的咳嗽,径直牵马出了草蓬。还没走到三步开外便听见身后颤抖的声音,

   “我想……咳咳……学武功,能杀人的那种……”

   马蹄声停了下来,那男孩愣了一下 赶忙说道:

   “我……我知道你很厉害!我想……呃不我……我哥要去参军了!他从来没学过武,就是想去换口粮!”

   “我不想他为了几口粮去送死!……我想学武,我要当将军,他那么弱,他会死的!”

   “哎!你别走啊,别啊……唔唔……”

   卫啸云骑马转过墙角,卫秋庭就站在门槛前望着他 ,不作声。

   “今天放假不收人的。”“随你。”

   “他要的东西不一样,是看你教不教,而且他求的也不是我。”卫秋庭玩味地笑了起来,看着卫啸云骑着马走远了,才摇了摇头,笑叹道,

   “都是些傻小子~”

   TBC

 

  

 

  

评论

热度(4)